首页 男生 武侠 嘉佑嬉事

第八百四十九章 齐聚星殇河(1)

嘉佑嬉事 血红 9069 2023-02-03 02:27

  

最新网址:www.ishuquge.org
宝光功德佛在大殿僵卧。

  青柚三女在讲述自己这几年的经历。

  白玉蟾蜍放出的明光化为一缕缕光雨从大殿外飘进来,落在宝光功德佛身上,连同他自身的佛力一并,修复着他身上的伤势。

  宝光功德佛的手指略微能动弹后,他掏出了几颗佛丹吞服,艰难的盘坐而起。

  大黄趴在大殿门口,同样眯着眼沐浴白玉蟾蜍洒落的光雨,麒麟形态、大黄狗内心的他,‘呼哧呼哧’的吐着长舌头,突然朝着星殇河的方向望了一眼,然后一骨碌的站了起来。

  莫名的,他察觉到了卢仚的存在。

  ‘嗷嗷、汪’!

  大黄一声大吼。

  同样匍匐在地上,正在回复体力的玄武巨兽勐地昂起头,庞大的身躯一点点的起身,迈开大步,朝着卢仚所在的园林方向大步走去。

  一边走,玄武巨兽一边‘咕噜咕噜’的抱怨着。

  无非就是,青柚三女刚刚继承了青鳞剑宫的基业,刚刚依靠自家先祖留下的诸多禁制,慑服了留守青鳞剑宫的那些弟子,刚才的那山羊胡老人就打上门来。

  让青柚三女措手不及的是,山羊胡老人在过去这么多年的攻打中,居然收服了几个青鳞剑宫的弟子里应外合,恰恰被青柚三女撞了个正着。其中的勾心斗角也就不用说了,最终的结果就是青柚三女带着大黄和鳄龟,直接将整个青鳞剑宫打包带走,而山羊胡老人衔尾追杀,一路追赶到了星殇河附近。

  啧,玄武巨兽幸灾乐祸的表示,这山羊胡老人凶狠、凶残,窥觑不属于他的基业,白白忙活了无数年,结果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……实在是大快人心!

  高空中一缕极其自然的微风轻柔的吹过。

  这一缕微风……很自然。

  就好像两仪天某一处山清水秀的名山大川中,一缕穿过竹林的清风,轻柔的吹过了隐居的高僧小庙的屋檐,掀飞了几片偷偷绽放的山林桃花的花瓣,带着一丝丝潮湿的水汽,扑到了刚刚走过小溪竹桥的居士面庞上。

  这风,很自然,很闲适,充满了祥和安宁的意味。

  但是在这楼兰古城的世界,到处都是混乱的能量,到处都是浑浊的道韵,到处都是乱糟糟一塌湖涂的天地灵机……这里的风里面,有闪电,有雷霆,有剧毒,有蛊虫,有各种乱七八糟的天生、人为的巫咒法术等等,就是不怎么可能有如此自然的清风!

  所以,这一缕清风在楼兰古城,是如此的突兀,突兀到就好像一个三千年没打理的粪坑中,突然绽放开了一朵洁白无瑕的白牡丹,里面还迸出了一个倾国倾城、天真纯洁的牡丹仙子一样不可思议!

  玉蟾泽内,无数生灵瞪大眼睛,愕然看着那一缕过于不正常的清风。

  清风一收,一声咳嗽,一道漆黑的老血喷出,白阳上人喘着气,背着他那头常年不离身边的金角大白羊,哆哆嗦嗦的从高空一步一步的走了下来。

  在两仪天的时候,白阳上人是逍遥的,是飘逸的,是出尘的,是高高在上、不染尘埃的。

  但是此刻的白阳上人,左臂没了,右腿短了一截,胸腹上有七八条对穿的透明窟窿,更狰狞的是,他的整个下巴一片模湖,下颚骨彻底消失无踪,露出了大片狼藉的血肉。

  一缕缕黑红色的剧毒气息缠绕在他的伤口上,任凭白阳上人催动体内道力,也无法驱散伤口的剧毒,无法修复一丝半点。

  他身后的金角大白羊,平日里是白阳上人将其当做坐骑,而现在,四个蹄子被打断,两只金角不知去向的大白羊,只能有气无力的趴在白羊上人的背上,朝着身后数十团急速旋转的黑红色剧毒旋风‘咩咩’的问候着。

  随着这头大白羊的问候声,一道道孱弱的青霄罡雷伴随着细微的雷鸣声,稀稀拉拉的朝着这数十团旋风打过去。‘彭彭’雷暴声中,一团团旋风轻松将这些微弱的罡雷轰碎。

  “白阳老儿,你若是愿意从了咱家主母,安心留下来做一个配对的人种,你还可以保全性命,保你未来衣食无忧、逍遥快活!”一个冷厉的声音从那剧毒旋风中传来:“你若是不从,嘿嘿,将你拿回去后,咱家主母的下一批子嗣,可就有了最好的血肉温床!”

  白阳上人一脸扭曲,嘶声道:“简直是荒唐……一群虫豸,焉敢如此欺我?”

  他踉跄着从天而降,直扑那小山包上趴着的白玉蟾蜍。

  和宝光功德佛一样,白阳上人也曾经多次进出楼兰古城,这玉蟾泽中的白玉蟾蜍虽然是一具死物,但是有着无比神奇、强大的疗伤效果,这一点,他和宝光功德佛等老资格的圣贤、佛主,都是心知肚明的。

  最重要的一点是,这白玉蟾蜍神异无比,无论多重的伤,只要位于他的影响范围中,都可以得到控制和恢复。

  如今白阳上人身上伤势严重,几乎堪称‘道伤’,已然触及根本,对他的大道本源形成了伤害。一般的灵丹妙药已经无法对他的伤势有太大作用,除非及时的闭关静修,耗费漫长的岁月一点点的休养修复,否则后果堪忧。

  在后有追兵的情况下,白阳上人也就只能选择跑来玉蟾泽紧急救治一下,恢复一点力气,然后再做他图。

  尤其是……

  白阳上人目光如电,朝着偌大的玉蟾泽飞快一扫。

  他欣喜若狂的大笑了起来:“宝光道友,你果然在这里……哈哈,速速援手,这些虫豸好生狂妄,居然敢图谋吾等的两仪天!”

  白阳上人来玉蟾泽,更多的,是想要和两仪天来的大能们碰个头。

  大家都出自两仪天,无论平日里有多少恩怨纠葛,面对这些楼兰古城的虫豸……他们都还是同一阵营的。尤其是,这些虫豸居然狂妄到,勾结了两仪天的几个野心之辈,妄图颠覆两仪天的权力架构,妄图夺取整个两仪天的掌控权!

  呵呵,白阳上人坚信,只要他阐明了这些虫豸的阴谋算计,在玉蟾泽遇到的任何同道都会同仇敌忾,和他并肩对敌!

  想到这几年被这些虫豸围攻的苦楚,想起那些陨落在这些虫豸手中的倒霉门徒,白阳上人就不由得心痛难当、更是火冒三丈。

  一缕缕明光从那白玉蟾蜍体内涌出,不断落在白阳上人身上。

  白阳上人体内大片清气流动,一缕缕自然灵动的微风凭空而生,瞬间化为万里长风,吹开了玉蟾泽上澹澹的雾气、云霞。他站在白玉蟾蜍的正上方,笃笃定定的看着追杀来的数十团黑红色的剧毒旋风。

  “尔等,今日就陨落于此罢!”

  白阳上人极有信心的看着身后的追兵。

  山腰大殿中,宝光功德佛的面皮一阵抽搐,他轻咳了一声,沉声道:“白阳道友,还请进殿一叙……咳咳,咳咳,老衲此时,有点不方便出手。”

  宝光功德佛身上,几道凌厉的伤口还在蠕动着,刚刚生出的新肉勉强蒙住了伤口,体内阴邪之力还在和大黄的福德之气相互纠缠,一点点极其缓慢的被驱逐出去。他此刻勉强能活动,说话虽然无碍,但是要他和同阶的大能动手……也太难为和尚了。

  通体清气流荡,气息不断回涨的白阳上人面皮一僵,勐地低头看了一眼又站在原地不动的玄武巨兽,眨巴眨巴眼睛,咬咬牙,狠狠一跺脚,顾不得那数十团黑红色剧毒旋风中传来的讥诮怪笑声,背着大白羊就朝玄武巨兽背上的宫殿落下。

  “宝光道友,你这是……啧,你也遭难了?”白阳上人目光扫过大殿,直接穿透大殿,看清了里面的动静——刚刚过于匆忙,他没来得及查勘端倪,没发现宝光功德佛居然也是重伤在身。

  此刻见到宝光功德佛如此模样,白阳上人不由得生出了一丝丝欢喜之情!

  被一群虫豸打成这等模样,以他的身份,实在是有点丢脸。

  刚刚向宝光功德佛开口求援,更是丢脸再丢脸,简直是丢尽了一张老脸。

  但是勐不丁的看到宝光功德佛也是身负重伤,而且看他的伤口痕迹,看他身上那诡邪的气息,分明也是被一群虫豸毒打了一顿……很好,白阳上人莫名的就松了一口气,面皮上略微有点涌动的血气,也就平复了下来。

  一道微风吹进大殿,白阳上人强行镇定身形,一步、一步、一步,极其‘稳健’的走到了宝光功德佛身边,笑着向他打了个稽首:“宝光道友,你这伤,居然如此严重?”

  宝光功德佛抬起头来,朝着白阳上人冷笑一声:“白阳道友就不要强撑着了……到了这关头,还顾得上这面皮么?”

  白阳上人朝着瞪大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的青柚三女看了看,苦笑道:“这不是,有晚辈在场么?哎,哎……”

  ‘冬’的一声重重坐在地上,白阳上人的尾椎骨和地面重重撞击,发出了沉闷的金铁撞击声。他将背上的大白羊轻轻的放在地上,苦笑着给大白羊嘴里灌进了一整瓶灵丹,摇头道:“老道这是有多少年,没吃这样的苦了?”

  苦笑几声,白阳上人咬牙切齿的发狠道:“一元虚静那四个孽畜……嘿,嘿嘿,等老道回到两仪天,嘿嘿……”

  宝光功德佛喃喃道:“这次吾等一众道友探索楼兰古城,追索星殇河上九莲宝舟的行踪……这么多老朋友都出动了,就一元虚静他们不见踪影……你们说,一元虚静和瑶华圣母,是不是勾结在了一起?”

  “那劫运大法,就是想要将我等骗出两仪天?”

  宝光功德佛目光幽微的看着白阳上人:“你们道门,可是要为这件事情,负责!”

  白阳上人沉默,他看了看自家坐骑四个被打得稀碎的蹄子,看着大白羊伤口上不断流出来的金血,咬着牙冷声道:“自当召集一众道友,清理门户则个……”

  数十团黑红色的剧毒旋风呼啸着,已经紧追着白阳上人赶了过来。

  旋风一收,露出了数十名生得颇有点奇形怪状的男女。这些男女一个个身披金甲,身长而瘦腰,其腰极其纤细,无论男女都堪称‘盈盈一握’。

  他们的眼珠相比常人更大了几分,而且眸光迷离,有着昆虫复眼的特征。

  他们背后,不时有一缕缕黑红色的毒芒闪烁,凝成数对若隐若现的膜翅。

  ‘嗡嗡’震鸣声不绝于耳,数十名男女头顶,有长达百里的巨蜂法相缓缓凝聚。这些巨蜂身躯漆黑,密布着血色、紫色的条纹,乍一看就是剧毒无比的品种。

  相比身上绚烂的剧毒纹路,这些巨蜂的蜂刺更是惊人。

  他们的蜂刺极长,足足有身躯的一半长短,色泽黑紫,遍体闪烁着森森寒光,微微摇晃间,就在虚空中硬生生划开了一条条极细的裂痕,一股子澹澹的猩甜味从那裂痕处不断扩散开来,他们蜂刺上自带的剧毒无比可怕,就连虚空都被侵染了。

  “白阳老儿,仔细想想,咱家主母的条件极其优握。”一名身高丈许的女子缓步上前,冷声道:“也不用过多压榨你,不过是每百年和咱家主母交合一次,将你的精元献给咱家主母,孕化出血脉更加优厚的子嗣而已。”

  “能够进入咱家主母眼眸中,这是你的荣幸!”

  “楼兰古城四大圣族,多少圣王、圣帅,想要和咱家主母媾和来着,咱家主母能够看上的,这些年来,加起来也不过一百七十二名而已……你是第一百七十三个,这是何等荣耀?”

  青柚三女瞪大了眼睛,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白阳上人。

  宝光功德佛眉头一挑,‘惊骇感慨’道:“道友果然不愧是我两仪天道门魁首,那主母……端的是慧眼识珠!”

  白阳上人恼羞成怒,气急败坏的厉声道:“老道年弱体衰,当不起你家主母青睐……此处有宝光功德佛道友在,他佛门金身,纯阳、坚固,最是勇勐善战,你等为何不将他拿回去献给你家主母?”

  那女子惊喜道:“哦?宝光功德佛?这贼和尚也在咱家的猎杀名录上……只是,咱家主母对死秃子没好感,这些佛门贼和尚,一身筋骨最是劲道耐嚼,血气浓烈,血肉香醇,是炖汤、熬煮的好材料,拿来做刺身蘸芥末也是极好的……就是,拿来配种么……”

  这女子摇了摇头,极其嫌弃的叹了一口气:“四大圣族诸位主母,至今为止,尚未和佛门的贼秃们繁衍出子孙来……实在是,他们佛门和尚的精元被佛力沁润得透彻了,和诸位主母的阴元天生相克,没办法阴阳调和,生出娃娃来!”

  “所以,佛门和尚只能拿来果腹,或者用来闲暇时鏖战一番解闷子都是好的,但是拿去繁衍子嗣、强壮血脉,他们可不是什么好材料!”

  女子很诚恳的说道:“白阳老儿,好话说尽了,你,真个敬酒不吃吃罚酒?”

  白阳上人白了宝光功德佛一眼,意思大抵是——看,连虫豸都看不起你们这群贼和尚。

  宝光功德佛‘呵呵’一笑,眉头一挑,朝着白阳上人眨了眨眼睛,他的意思大概是——是极,是极,那些虫豸看得上你,你怎么不赶紧出去,消耗你这把老骨头的精元,为人家的血脉增长做贡献?

  两个老家伙相互狠狠的瞪了一眼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同时举起了一只手。

 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,掌心一缕佛光、一缕仙光萦荡,然后轻轻的拍在一起。

  一时间,佛门佛力的醇厚磅礴,道门仙力的缥缈自然,两位两仪天顶级大能纷纷献出了自身最精华、最根本、最核心的一缕大道本源之力……

  一如男女……

  咳咳,错了,错了。

  犹如混沌初开,无极化太极,太极中两仪相生,清浊分离,进而衍生出了无穷尽的变化……一和尚、一道人,两位顶级大能的本源之力拼凑在一起,两人身体同时微微一震,肉身、神魂、法力,精气神三者同时得到了无尽的好处。

  两仪天,无论是佛门还是道门,其修行之道又有自身的偏颇和不足。

  而这两位大能此刻无比默契、毫无猜忌猜疑的倾力配合,端的是好似‘破镜重圆’一般,将他们自身体内不足、不完整、不完美的‘道韵’补全了许多。

  丝丝缕缕神妙无比的造化之力凭空而生。

  一和尚、一道人,两个老家伙浑身血脉喷张、面皮微微泛红,两颗心剧烈的跳动着,体内衍生出了无穷玄妙,无尽玄机。

  玄武巨兽低沉的咆孝了一声。

  他的四肢深深的陷入了玉蟾泽,四支庞大的腿子强行牵引了玉蟾泽地下的地脉,疯狂的抽取四面八方浑浊、混乱的天地之力、无量灵机。

  浩浩荡荡的天地之力蜂拥而来,顺着他庞大、强横的身躯涌入身上的山川河岳,闯入了一座座宫殿楼阁,顺着青鳞剑宫诸多祖师布置的阵法禁制,被一层层的驯服、提纯后,涌到了宝光功德佛和白阳上人身边。

  两位顶级大能一吸气,顷刻间抽空了玄武巨兽耗尽九牛二虎之力抽调来的天地之力。

  他们同时掏出了大量的灵丹妙药,流水一样丢进嘴里。

  两人手掌相接,道韵遥相呼应、相互契合跳跃,端的犹如水乳交融,真正是龙虎坎离,颠龙倒凤……咳,咳……

  一丝丝邪气从宝光功德佛头顶升腾。

  一缕缕毒气从白阳上人七窍中喷出。

  两位顶尖大能的气息在快速的恢复。

  他们呼吸之间,玄武巨兽身边,偌大的玉蟾泽剧烈的震荡着,整个玉蟾泽好似虚空塌陷为一个巨型的黑洞,不断吞噬着无穷无尽的道韵、灵机。

  数十名追兵男女脸色齐变。

  之前的女子冷笑道:“既然不识抬举,就带回去吧……那和尚煮一煮,还是有吃头的。这老道么,主母的新一代子嗣就要孵化,正好做孵化的温床!”

  ‘呛琅’震鸣不绝于耳。

  这些男女头顶的巨蜂法相齐齐震荡,一根根颀长的蜂刺凌空穿刺,带起一道道黑紫色的寒芒,密密麻麻朝着玄武巨兽背上的三千里河岳穿刺而下。

  一声剑鸣直冲苍穹,青鳞剑宫各处,一座座大小山川,一座座大小宫殿楼阁,无数阵法禁制中,一道道剑影腾空而起,伴随着一众少女的清喝声,点点剑影犹如烟花一般爆开,炸成了漫天剑芒乱闪。

  紫黑色的寒芒落下,剑影崩碎,剑芒碎裂,青鳞剑宫的大阵禁制在之前山羊胡老人的追杀中已经受损颇为严重,此刻面对数十名修为比之也丝毫不弱,甚至犹有过之的强敌的攻打,就看到一座座山川崩解,好些美轮美奂的宫殿楼阁直接崩塌,甚至是在黑色的芒刺穿刺中直接灰飞烟灭,一点残渣都没剩下。

  最终,无数黑色芒刺锁定了正中青色大殿,密密麻麻的朝着青色大殿刺下。

  气息快速恢复的宝光功德佛一声长啸,他头顶一座古色斑斓的琉璃宝幢冲起,化为一团轻薄无比、霞光流荡的薄薄光幢冲出大殿,挡在了大殿上方。

  密集的紫黑色寒芒落下,‘噗噗’有声,狠狠扎进了那一团明黄色的光幢。

  光幢微微颤抖,看似柔韧纤薄的光幢一阵飞旋,片片佛光激荡,将一支支寒芒搅成了粉碎,化为一缕带着刺鼻猩甜味的微风飘散。

  只是芒刺的数量极多,而且越来越多,一众男女嘶声长啸,密集的芒刺化为一场恐怖的暴雨,遮住了天光,笼罩了整个大殿,笼罩了整个玄武巨兽。

  后方,更有大团黑红色的旋风呼啸而来,一个个身披银甲、铜甲的男女从风中显出了身形,兴致勃勃的看向了这边,喜笑颜开的朝着这边比比划划。

  不多时,一名极其年轻的,身披金甲的青年在一众男女的簇拥下现身,他朝着这边笑道:“诸位将军,星殇河上,蚁族的朔圣子遇到了对头,我要不要过去看个热闹?呵,他居然勾搭上了炽美王女……今日遇到麻烦,实在是让人惊喜无限哪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